托马西:国安实力强鲁能素养高 中超队主场意甲难比

  托马西走得很匆忙,周六结束中超,周三凌晨,他就上了回家的飞机,他说不是厌倦了在中国的日子,而是因为太想家。在中国的一年,他有过美好的回忆,也有很多遗憾。对于中国,他有很多不理解,同时他也认为,对于足球,中国也有很多不理解。但不管怎样,在北京国际俱乐部咖啡厅内,当记者与他完成这次“终极对话”后,他的话是“中超,再见;中国,再见!”他说自己还会回来。

  关于天津泰达[我们输掉了一些不该输掉的比赛]这个赛季,成功,失败?不能这样评定,只能说遗憾。很遗憾没能帮天津获得冠军,甚至连亚冠资格都失去了。我尽力了,但总觉得自己有做得不够的地方:比如我在后期经常回意大利看望家人,这可能破坏一些俱乐部和队友们对我原有的印象,我在这里向他们说声对不起,但是,我没有因为回家而影响比赛状态,这点是100%的。

  托马西:当然,在中超,有几支球队都可以夺冠,包括天津。其实,这个赛季我们一度离冠军很近很近,但却没能成功。在我看来,我们输掉了一些不该输的比赛,虽然我还不完全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认为,天津至少是前4的水平,这个第6有些低了。

  托马西:比如主场打山东,主场打江苏,主场打陕西,我觉得这三场比赛应该是可以在主场赢下来的,还有客场打河南,也是不该输的,即使是平局我们最后也可以进入四强。我是没有看懂,因为一些队友的比赛状态“起伏很大”,或者重复“同样的错误”。哎,我们主场胜率太低了,即使如此,我们也曾有夺冠的希望,这说明我们确实是有实力的。

  托马西:这我无法回答,我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我是一个新人,我并不了解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所以即便你现在向我描述了什么,我也不能马上告诉你我的看法,因为我们都不是当事人,所以看法很可能不够客观,一旦随便说出来可能会伤害到别人。

  托马西:那是你认为的,不是我的(笑)。好了,这样告诉你吧,简单地说,世界上任何一个俱乐部,都有可能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以前所在的罗马也遭遇过很多危机。其实经济危机到来后,整个意大利足坛都是如此,但我们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有了问题就要找到根源,然后想办法解决。首先是内部协调,实在不行,那就上报职业联盟或者相关的部门。出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出现问题却迟迟不寻求解决的办法而让问题越来越大。

  托马西:没有。我只是告诉了他们我的决定。因为我觉得这是唯一的选择,作为4个孩子的父亲,我不能把所有的担子再都扔给琪雅拉一人去承担了,我最小的儿子萨姆埃尔才三岁,每次我都是趁他睡着的时候才离开,可妻子告诉我他醒后看我不在就会哭很久……还有,我也很想念我的父母兄弟(托马西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除了做个好父亲,我也想做一个好儿子和好兄弟。

  问:关于中超联赛[北京实力最强,印象最深的是鲁能]你觉得跟中国队友一起踢球与你在意大利或者欧洲其他地方踢球有什么区别?你如何评价队友的水平?

  托马西:这很难一概而论,其实中国足球每个队的踢球风格都不太一样,有的注重技术,有的注重拼抢,有的注重整体。很难有球队在这几方面都可以兼顾到。我觉得泰达的队友,个人技术让我有些吃惊,我刚刚来到中国后不久就对意大利的媒体说过,中国球员个人对于球的掌控能力比我想象的要好,他们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懂得很多。只是有时候不知道合理使用技术。还有就是中超的节奏比欧洲要慢一些。

  托马西:你知道,意大利的防守是整体防守,靠队伍的整体移动来保持阵型,而我刚到时接到的任务是一个人完成中场的大部分抢断和防守,但抢下来的球不是直接给路易斯让他进攻,而是交给边路的8号(蒿俊闵)来完成,或者交给前腰。教练告诉我,这样是为了防止进攻不成被打反击,所以,我必须要改。客场打绿城的比赛我被提前换下,我看了队友的比赛方式,然后就清楚了———一味求快不行,必须照顾其他队友的习惯。

  托马西:北京!他们的打法非常稳定,阵型也是保持得最好的一个,同时在比赛中的进攻也很强烈,在我们两次对垒时,我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是一个整体,而我们有时候过于零散。

  托马西: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的意思是队友们对个人脚下技术比较自信,所以每次面对球门都要寻找最佳角度,但太多的盘带有时候会让我们失去最佳时机。足球的地面配合不是为了配合而配合,也不能为了好看而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一味进行短传,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跟浦项的亚冠比赛,他们总能堵死我的队友们的出球线路,因为我们只注重传球准确性而没有更好利用球场宽度,所以,我们可以控球更多,但不一定能赢球。

  托马西:不,是鲁能。赛季前和他们打热身赛时,我感觉这支球队是欧洲教练带出来的,他们在战术上的素养很高,每个球员都是生产线上的一个零件,无论谁上去都要按照设定好的去组装产品。当我们在联赛中再度相遇之后,山东队4比0大胜我们,正体现了他们整体作战能力强的特点。

  托马西:跟我配合时间最长的是凯莱,他的水平是中超前几名。他起初跟我一样,很渴望拿到冠军奖杯,但由于搭档的更换,特别是他跟2号(何扬)在沟通上始终有问题,彼此缺乏理解和默契,所以到后来,他放弃了对冠军的追逐,只剩下急躁和不安,以前赛后他总是会跟我开玩笑,但后来很少看见他的笑容。路易斯能力也很强,但心理太脆弱,没办法,他是巴西球员,他们都像小孩儿一样,需要更多人帮助和鼓励,否则就容易沉沦,曾经的罗纳尔多和阿德里亚诺不也一样。别埋怨他了,作为队友,没能更好的帮他,我感到遗憾。

  问:关于中国足球[中国没什么特别的足球文化氛围]在中国的时间你喜欢做些什么?是否喜欢上了中国美食?

  托马西:训练之余我喜欢跟凯莱和路易斯他们去超市买买东西,或者去天津和北京两地的意大利餐厅吃饭,有时候拿着相机到北京的一些名胜古迹拍照,买一些有中国特色的纪念品,我买了一些有意思的茶具还有麻将什么的,都带回了意大利。至于美食,说真的,我不太感兴趣,因为中国的饮食文化太神秘了,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我不敢吃(笑)。球员时刻得注意摄入的营养均衡,不然会影响运动寿命和状态。

  托马西:说真的,我感觉不到中国有什么特别的足球文化氛围,因为我在天津和北京这两个城市之间都没有发现什么足球场地,更别说踢球的孩子了,倒是看到不少练习乒乓球的。中国人踢球的太少了,所以真正懂球的人不多,所以看起比赛来往往总是特别挑剔,不容易给球员以鼓励和理解。在中国当球员应该挺难的。最热情的球迷,我觉得应该是北京队的球迷吧,我们客场打北京队的比赛时让我十分震撼。

  托马西: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现象,意甲的争冠队伍和保级队伍之间是差距相当大的。我不知道中国出现这样的现象多久了,如果仅仅是一个赛季的话,那么还很难说是好是坏,因为这只是偶然,如果长期保持这样情况的话,那么要看比赛激烈程度和各个俱乐部的投入力度,要是大家都不加大投入提升自身水平的话那么肯定不是好现象,如果是彼此都加大投入导致了成绩拉不开的话,那么说明比赛竞争激烈未必是坏事。

  托马西:很长一段时间内,始终能够把成绩稳定在一定范围内的,是强队;偶尔取得一次好成绩后马上下滑很快的是弱队。强队总是很稳定,弱队才会忽高忽低。

  托马西:怎么说呢?意甲受到了很多因素的限制,税收高,俱乐部经营受到种种限制,政府的支持度不够,人才的流失等等,所以,也失去了一些球迷的支持。当我看到天津一些硬件设施时,我挺惊讶的,我没有想到中国球队还能拥有这样好的主场,这是多少意甲球队梦寐以求的。

  托马西:意甲的很多球场都是政府的,俱乐部只能租用,所以在投入和建设上肯定有局限性。没有人会花大价钱去维护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场地,换你也不会花钱去给一个宾馆的房间去装修对吗?没有很好的场地经营,没有很好的球队文化氛围营造,就会影响一些赞助商的兴趣,影响门票收益,这是恶性循环。冠军杯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赛场,他对于球队的综合实力和球员特点的多样性有要求,而意甲偏偏是一个同化能力很强的地方,外援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必须要接受我们的足球理念而不是按照他固有的风格去踢,加上高税收,所以越来越多有特点和个性的球员都不来意甲了。

  托马西:我想会从事足球方面的工作,但是不是当教练还没想好。我现在倒是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就是为天津俱乐部跟罗马俱乐部之间牵线搭桥合办一个足校,我可以定期来这里或教一些去意大利学习足球的孩子踢球。

  托马西:我的确喜欢写作,我在意大利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罗马尤文一比一》。在意大利已经在去年就出版了,卖书得到的钱都捐献给了残疾人基金会,主要是给一些失明还喜欢足球的孩子们。

  托马西:我希望借助《足球》报向天津球迷说声感谢,他们在这一年中给了我很多感动,也感谢泰达俱乐部给了我到中国来踢球的机会,我觉得这次离开的只是中超,但中国,我会回来的。